安信信托“戴帽”已成定局 监管入驻、引入战投能否挽危局? 股票安信开户

来源:中国网财经

中国网财经2月14日讯(记者 孙朋浩 见习记者 鹿凯)近日,上交所对安信信托(股票代码:600816.SH)三连问,使人们一部分注意力从疫情转移到这家连续两年亏损,频临退市的上市信托公司身上。而面对“批星戴帽”尴尬,包括安信信托、监管部门等多方在内,也在积极寻求脱困方法。

两年亏超50亿 “戴帽”近在咫尺

由于疫情没有结束,在影响人们正常工作、生活同时,也使各企业无法开展正常业务活动。同样,安信信托也因受疫情影响,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,并将回复上交所问询延至本月22日。

根据上交所问询函内容,主要对安信信托发布预亏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等情况进行问询。根据公告显示,安信信托需从会计核算审慎性,金融资产计提详情,以及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,三方面详细回答上交所问询。

而不管回复结果如何,都已经无法改变安信信托在正式披露2019年年报之后,股票被实施“退市风险警示” (在公司股票简称前冠以“*ST”字样)处理的事实;就此安信信托在1月22日公布业绩预报时,就已同时公布过《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》公告。

2018年,安信信托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8.3亿元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-20亿元。2019年度公司业绩预计又将亏损30亿元到35亿元;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,2019年度公司业绩预计亏损31亿元到36亿元。两年亏损合计超50亿元,创造信托公司亏损记录。

除巨亏外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,安信信托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的项目87个,金额230亿元,其中正常兑付的58个,金额65亿元;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29个,金额165亿元,造成的资产减值损失,也成为造成安信信托巨亏的主要原因。有信托内部分析认识曾表示:“安信信托偏好小房地产项目,这些项目能有更高的定价权和收益率,但若市场下行,小项目不能抵抗风险,现金流就会失控,信托偿付即可能逾期。 ”

中国网财经了解,截至今日收盘,安信信托共有股东12.54万户,为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,维持资本市场及信托市场稳定;面对这种巨亏、大量项目逾期局面,从安信信托自身,再到监管部门等各方力量,都在为其脱困做着积极尝试。

内外和力 能否助其摘帽

据安信信托此前公告显示,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该公司通过多措并举防范化解经营风险。首先,为尽快解决兑付问题,公司在去年下半年成立了以总裁为组长的清收工作领导小组,对每个到期未清算项目分别成立清收组,一户一策,积极清收。其次,对于到期未清算项目,该公司采取了督促用款人加快销售进度、加速资金回笼、资产转让等多项措施,以督促用款人及担保人还款。

同时,在经营方面,安信信托逐步调整固有业务的投资策略,以安全性、流动性、低风险性为原则,重点配置具备成长性的优质金融资产,在获取稳定投资收益的同时谋求公司业务转型。并于去年进一步加强了合规风险建设和风险管理,对存量业务做了风险排查和整改,搭建合规建设长效机制,加强“三道防线”的风险管理体系等。

2019年7月开始,上海银保监局也派人入驻安信信托,“贴身监测”其自救进程。在肯定其为自救所作努力同时,银保监局也在积极推进安信信托引入外部战略投资人的进程。中国网财经从接近此事人士处了解到:“有包括央企、地方国企、和上海本地民企参与到此次引战策略中,并且上海银保监局有意将此块信托牌照留在上海。”

一位复星集团内部人士曾表示:“参与过安信信托“引战”一事,但团队连尽调都没做,只是‘去看了看’,便退出了。”安信信托实控人,高天国曾表示:“将让出不少于10%股份,引入战投化解风险。”其一度更是与广州市经济开发区金控集团达成协议,但最终没能成行。

中国网财经从一位接近安信信托内部人士处了解到:“最终花落谁家,将是多方博弈的结果;监管层要核定对方是否有相应的资质,也要考虑安信未来发展;而股东方则要尽量降低自己所遭受损失。”

另据多位接近安信信托的相关人士反馈:“安信信托在去年下半年做了很多努力和尝试,在资产清收、客户沟通等方面也取得阶段性进展,一些信托项目也成功回笼资金并向客户兑付利息,部分项目(如锐赢113号)已完成全额本息兑付,甚至有广州某项目提前退出。整体而言,安信信托还是取得了一定的积极进展。”

如今,安信信托“戴帽”已成定局,未来其能否成功“引战”,并化解危机,从而实现“摘帽”,乃至更好发展,中国网财经都将保持关注。